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无锡市育英实验小学六(2)班

态度决定一切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溪林小学寻访日记(二)  

2015-03-08 18:52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教师的幸福

杨溪林

黄腊小学仅有一、二年级,三十几个学生,唯一的那位老师就是校长。当我们搬着书箱进教学楼的时候,我看到的就是那三十多双溢满兴奋和好奇的眼睛。

令我注意的是那位唯一的中年老师。他是这所小学唯一的老师,语文数学都由他教,没有音乐、美术等课。当我们同行的六位同学提出想要体现一下真正的“支教”时,他怔了怔,似乎有些意外。镇中心学校的校长却笑着拍了拍他的肩,乡音爽朗:“有人要抢你的饭碗咯!”

于是我开始仔细看着黄腊小学这位唯一的老师:也许是一个人要照看三十几个孩子的缘故,他的脸色带有疲惫的暗色。他外貌普通,神情沉默。岁月和责任压得他有些驼背。简朴的棉衣布鞋,在寒风里显得单薄。抬起手时,我看到他一双粗糙黝黑的手上有几个老茧。当他抬起手来带我们走进教室的时候,我细看,能依稀看出他指关节处老茧上的粉笔印。

得到同意,我们六位都欢呼雀跃。这厢丁玮逸和殷屹飞去教孩子们跳《小苹果》,我暗暗腹诽道:不会冷场吗?看到他们走进教室不由捏了把汗。谁知音乐一放,眼看着一个男生在黑板上奋笔疾书写着歌词,另一个男生跟着音乐一边唱一边舞动,一群一年级的小孩子渐渐放松和开朗起来。之后,他们竟一边学着唱着,一边跟着讲台上舞动的两个大哥哥兴奋地挥舞着小胳膊……看得一旁的黄腊小学老师,也露出了奇异的目光和淡淡的笑容。那一瞬的温馨感,似乎点亮了他多年岁月打磨下沧桑的脸。

当我申请要教语文过后,我站在那群二年级的孩子们前,紧张得不小心折断了一支粉笔,却油然而生一种将知识倾囊相授的激动。当一群孩子向你投来求知的目光,那种教授的愿望就会变得尤为强烈。

我站在黑板前,手拿着一支粉笔写一句讲一句:“蓬头稚子学垂纶……这句话的意思是,有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小孩子,他正在学钓鱼。”底下一排排孩子们聚精会神的听着,神情专注,双眼亮如星辰。当我和这些眼神明亮纯净、充满灵气的孩子对视时,他们眼神里的一丝期待,就给了我无穷的灵感。我微笑,解释诗句:“这个蓬字,是蓬乱的意思,大家知道乱糟糟的头发是什么样子吗?嗯……就比如爆炸头,乍一看跟鸟窝似的。”底下响起一片轻轻的笑声。

老师在后面安静地听着。有时我遇到棘手的问题,想问他们是否听懂时,他会站出来解释一下;或是在孩子们面对我的提问太过沉默的时候,他说:“莫管他们懂不懂,你讲就是了。”我顿时有些无奈。事后,当我们与镇里校长交流起这次支教活动时,镇里校长说道:“毕竟整个学校只有他一个老师,他又要兼顾那么多学生,教学风格难免局限。如果能有老师经常这样跟他们交流互助,能减轻他的负担,孩子们也能发展得更加全面。可惜……”这一个沉默后,是一声轻轻的喟叹。

 回到现在,我站在讲台前。“……路人借问遥招手:一个路人走了过来,他想问小孩儿一些问题,可是小孩儿不说话,只是向他招了招手。”为了让他们更容易理解,我开始边写边画,用我那不高明的画技勾勒出一点粗糙的轮廓,画一个小人儿坐在蓬乱的杂草中钓鱼,画对面的道路上走过来一个想要提问的行人。“可是,”画到这,我顿了一下,转过身来笑着问他们:“你们说,路人走过来了,他为什么只招招手不说话呢?”底下顿时响起一片小声的议论。“他为什么不说话呀……”几个孩子聚到一起小声讨论起来,一个小女孩儿开始偏过马尾辫和同桌小声的交流起来,几个男孩子就讨论得比较激烈了:“我认为是……”“不不,他没理由这样啊……”

这个时候一个比较胆大,看上去挺有活力的男孩子忽然半是揣测半是不确定地问道:“他是不是怕惊动了河里的鱼啊?”他脸上带着猜测的好奇神情,脸色红扑扑的,身体轻轻伏在桌面上小声地问我,一双大眼澄澈而明亮。

他的声音不大,听在我耳里却是另一番感觉。我一喜:正是“怕得鱼惊不应人”!我确信这个才两年级的孩子,在如此缺乏书籍的情况下,没接触过这首诗。他这一句揣测顿时让我激动得连连点头赞道:“对,没错!好聪明!”于是听到底下孩子们的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,看他挠头,脸红扑扑地微笑。后方听课的黄腊小学老师,脸上似也浮起一丝欣慰和骄傲。这个感觉如此熟悉,让我有一瞬的停顿。

在一瞬的停顿里,我想起几年前来支教的时候。那时候在相似的教学环境里,随行的老师给当年的那些孩子上了一节数学课。我坐在后面听课。老师举起手中的纸条扬声问道:“大家都看到了,这张纸有两个面,正面和背面。有没有同学能折出一种方法,让这张纸只有一个面呀?”

底下响起一片小声的交流,许多孩子已经动手开始用老师发下来的纸和双面胶折起来。过了须臾,我听到一声轻轻的报告声 “老师,我折好了”——我抬头循声望过去,看到一个男孩子举起手,带着一丝腼腆的笑容,手上是一个刚刚粘好的莫比乌斯圈。

当时和我在后面一起听课的老师,脸上也是这样欣慰的神情。

人们常说童言无忌,总认为孩童天真不怎么聪明,却常常在某个时间因为一个稚童忽然发出的智语而惊异。有时候一句话,会让你在某个刹那,猛然惊喜于发现一个孩子有如水花迸溅的智慧。此刻我站在讲台前,讶异喜悦于一个孩子小声的揣测。这让我一瞬间发出一声惊喜赞叹——这在我听来是另一番感觉的回答,让我看到了更加深远的意义。透过双双溢满求知的眼睛去看,你会发现他们稚嫩的外表下,是如此完整的天赋和深远的潜力。这样的潜力若是被开发出来,能给他们点亮怎样好的未来?我忽然很期待。

于是我站在不到三尺宽的讲台前,去尽可能地去模仿那些教师循循善诱、步步引导的样子。无论是老式教育的灌输还是新式教育的生动,都挪用些过来。当我终于讲完的时候,孩子们的反应也让我知道他们完整地学会了这首诗。这堂课结束的时候,我越过孩子们去看后面那位沉默的乡村教师,我这才发现他和这些听课的孩子一样,有一双明亮澄澈的眼睛。这一刻,我终于有些领悟到那些老师愿意坚守乡村的缘由:发现比起城市,山里的孩子智慧毫不逊色。看着这些孩子在自己的引导下渐渐成长,蜕变,升华,挣脱大山的枷锁,并最终显露出自己的价值,这,也许就是一个乡村教师最大的幸福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